渝医战疫日记丨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员刘远桥:妞妞,爸爸回来了请你吃牛排

时间:2020-02-09 14:20:42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员 刘远桥

2月7日

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刘远桥(左一)在得知消息后,第一时间报名去一线。 院方供图 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发

今天妞妞给我写了一封信,忙完之后静下来细看,感慨还是女儿好,字里行间对我的担心、挂念、期望之情,如涓涓细流,浸润我的心田。回想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,我8月中旬从灾区回来,当老婆抱着还只有两岁多的女儿在人群里接我时,我在队伍里伸出双手朝向女儿,她似乎还不懂得什么是分别,仿佛爸爸只是离开了几天而已,对我没有什么回应,拉着妈妈的手就要离开,任由我跟着队伍走远。

而这一次,女儿大了,悲欢离合对于她来讲,已是明了之事。

1月24日,大年三十,虽说放假,但过了四十总是睡不下懒觉,早早便醒了。坐在沙发上,翻看朋友圈,立即发现,原来命令已下,队伍已经抽组。想都没想,我马上给周院长、王政委发了信息。政委很快回复:到医院来。我马上换衣服,老婆听见动静,问我干什么,我说:“有事”。老婆懂得我的秉性,问:“是不是武汉的事。”听见我要出门,她在卧室里吼叫:“你莫冲动!”

我没理老婆,出门后,手机便响起来,老婆在电话里对我说:“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该参加的任务都参加过了,你还拼什么命……”

到了医院,等政委开完会,我便过去,正好院长也来了。我直接说:“我是野战医疗所教导员,怎么能不抽我去?”一番讨论,我和宏雁,一对好搭档,加入到了抽组名单中。

回到办公室,老婆打电话,电话那头,传来妞妞哭叫的声音:“爸爸,我不准你去,你知不知道病毒有多么危险……”无论我怎么劝,妞妞就是不听,无奈我只得挂断电话。我也不禁有了一丝疑问:我是不是冲动了?我是不是应当多考虑一下家,多考虑一下女儿?

很快医院就组织培训了,整个培训,我其实是在一片混乱思绪中过去的。刚回到办公室坐下,接到张恩全电话,他说:“远桥,不好意思,你的名字刚刚被拿下来。”那一瞬间,我竟然有那么一丝幸运的感觉,名正言顺不去了,庆幸?幸运?高兴?

冷静了几分钟,内心还是告诉我应该怎么做。我拿起手机就给大学首长发了一大段信息。一分钟后,首长就回信息:好的,我让机关马上调整一下!决心已下,由不得我再有任何犹豫了。背上常备在办公室的行军背囊,我急速回家。

妞妞看见我背着背囊到家,她明白了,喃喃地说:“爸爸,你这么不爱干净,你一定要勤洗澡勤洗手。”我眼睛一热,赶紧走到卧室收拾衣服。妞妞看见我把一条条烟塞进背囊,开始念叨:“爸爸,你不要抽这么多烟,影响你的肺功能,抵抗力会下降的。”我也没有了平时在女儿面前嬉皮笑脸的状态,挤出点笑容:“爸爸晓得,乖妞妞放心嘛,没有那么严重。”

由于出发的具体时间没确定,我想还有时间。吃过午饭,我就背上背囊去办公室,出门时跟妞妞说:等爸爸晚上回来吃饭。妞妞这时心情好了很多,说:爸爸早点回来,婆婆做了很多好吃的。

下午,信息明确,当晚就要出发。还有一大摊要准备的工作,家是回不去了。一忙起来,也顾不上跟家里说。晚上七点半,我们出征了。此时,已经能隐约听到电视声音里传来的春晚前的各种祝福声。

这时,我接到老婆的电话:“快回来吃饭了。”我说:“我们出发了,现在去机场。”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,我也沉默,我很想说,我把平时存的一点私房钱放在什么地方。但我忍住了,我想我会回来的,希望这就是个永远的秘密吧,回来用这些钱给我最爱的妞妞买牛排。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冯司宇 唐雨/整理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